您的位置: 首页 > 文学艺术 > 文学作品

八  角  亭

编稿时间:2019年10月14日    作者:李性亮

仰望八角亭,委实已见不到她当年那种令人羡慕的风采,见不到她昔日神秘、动人的芳容。那些门窗如同上了年纪的老人,失去了门牙遮挡,管不住秋风从那些门窗孔穿堂而过,“呼呼呼”的风声,仿佛在向路人倾诉她曾经辉煌的历史。

然八角亭的青砖墙,却依然坚强地挺立在那里,像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,依然威风凛凛,威武不屈。虽然时间老人取掉了他的头盔,可他气壮山河的身躯,仍然令人敬佩。

八角亭原名节孝亭。座落在资兴东乡(彭市乡)彭公庙。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二(1896)年。据说彭公庙唐家湾西家田村有一少妇,年轻时守寡,千辛万苦遂将儿子抚养成人。寡妇年迈生背疮,脓血不止,其儿以嘴吸脓,以药敷之,数月终愈。其孝感动朝廷,皇上赐其节孝亭,以示彰显。破败不堪后,民国时由乡人集资重修,四面有门,屋顶八方置檐,故称八角亭。

八角亭,乃湘南独此一亭。三层楼,内立八柱,雕梁画栋,十分壮观。原有钦赐御匾及碑文,现不知去向。

八十年前,八角亭成了工农红军的会议室,与中国红色革命紧紧地连在一起了。

1928年4月8日,湘南起义部队与湘南特委在八角亭召开了紧急军事联席会议。主要内容是研究行军路线,安排军需、收容、防卫工作,并要求湘南特委暂避井冈山。

八角亭内,会议气氛十分紧张。湘南特委不听陈毅和何长工的劝说,执意坚持要回衡阳。特委书记杨福涛(即杨载福)和团特委书记席克斯以“守土有则”为由,与何长工争得面红耳赤,何长工气得拍了桌子,依然未能说服他们。陈毅为了缓和气氛,提出将会议地点改到离八角亭不远的西家田厅屋进行。可是,换了会议地点,依旧没有改变杨福涛和席克斯的观点。

形势紧迫,时不我待。4月10日,陈毅和何长工在送行的路上,又一再劝说,杨福涛和席克斯仍不肯留下。结果,整个湘南特委机关人员及干部家属,在安仁和耒阳交界线上被敌人抓获,全都惨遭杀害。

我们来到西家田村的厅屋里,见墙的下部全是青砖和石条砌成,青砖以上是土砖墙。厅屋上下两进,中间有天井。虽然已经破旧,但还算完整。大家认真查看,寻找蛛丝马迹。

在厅屋右边的木板墙上,郴州市文物处的刘专可处长发现了毛笔字,大家如众星捧月围着他,把脖子伸得长长的,辩认木板上的字迹。全是繁体字,从右至左,五个大字:护号兵驻此。

发现了红军留下的字,顿时令我们惊喜万分!胡科长和何林雄所长赶紧拍下了珍贵的照片。

原来天井边右侧的小房子,就是当年护号兵住的地方!可见当时的号兵何等重要,专门有士兵保护。文物处的秦小军书记分析,号兵随时要传达首长的命令,估计陈毅和何长工以及湘南特委的领导,十有八九住在离厅屋不远的房间里。八十年了啊,红军的字迹依然保存完好,幸哉!

如今,文物部门正在将八角亭向国家申报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我们相信一定会申报成功!

八角亭,无疑会以她原有的风貌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!

[编辑:龙志飞 朱夏莲(实习)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