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 首页 > 社会民生

刘佩兰:缝纫让我有尊严的生活

编稿时间:2019年11月27日    来源:本网原创   作者: 黎秀莲

资兴新闻网讯(记者 黎秀莲)曾经,缝纫机作为“三大件”之一,是很多家庭的标配,很多妈妈都是会做衣服的,就算家里没有缝纫机,也会买了布料找一家裁缝店去做衣服。可现在,周边众多的店铺,手机网购,让买衣服变得非常简单,愿意做缝纫这门手艺的人也越来越少了。不过,在我们的身边也还是有人靠着缝纫的手艺安身立命,让自己有尊严的生活,裁缝刘佩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

刘佩兰无论住到哪里,缝纫的工具肯定是要放在最显眼的地方,她一家人原来住在三都,她就靠着这门手艺,很快安下家来。“我一来到三都,就是做衣服,真的是传的很快,都知道我做衣服,而且这些顾客来了第一次,绝对不会跑掉,她总是会来找我。”刘佩兰说。

 

今年因为孩子上学,她住到新区来了,在租住的房子里仍然带了缝纫工具,利用空闲时间做一些东西。现在她在做的订单是一批瑶族表演服饰,尽管做过很多了,但她每一件仍按传统裁缝要求的,一件一件量体裁衣。

 

一把直尺,一块画粉,在她手下开始变魔术般,三下五下,就画出了一件衣服的前襟、后襟,画好后,就可以用剪刀裁剪了。 裁剪好,就是上缝纫机缝制了,这是个耐心活,需要时间慢慢磨。比起一般的衣服,瑶族服饰最要功夫的就是这些花边了,为保证穿着效果,她这里的衣服花边,都是手工一条条拼的。这十几二十条边,全部是一厘米宽,1.5厘宽,拼起来的。

 

刘佩兰说,她因小儿麻痹症,身体残疾,读到高中快毕业时,她妈妈还是决定让她学一门手艺,那时她才15岁。“高中快毕业了,我爸爸就去世了,原来高考嘛,不要残疾人,我妈妈就说,你就学个手艺算了,我妈妈就把我送到乡下农村就学了裁缝。”

 

以前做学徒的生活很辛苦,但一想到要学好手艺,她还是坚持下来了。一年下来,各种基本款都学会了,可以出师了。“最基本的就是衬衣呀,原来的那些短裤呀,裙子呀, 衣服裤子呀,一年四季的,中山装呀,西装呀,老年人的便装呀,等于是一年四季的都经历过一次。”刘佩兰说。

 

刘佩兰刚刚学裁缝时,手艺不熟,而且当时残疾程度厉害,腰都直不起,所以她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,才能赢得街坊邻居的认可。刘佩兰回忆道:“那个时候做一天,很累很累,一天要做十多件衣服,做那个棉衣呀,一天都要做一件棉衣,几十年来,我从来没有晚上十二点钟睡过觉,总是做,没完没了的做。” 慢慢地,她越做越精,缝纫这门手艺也让她有了自信,也让她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领,开始享受缝纫带来的快乐。“觉得做了个新款式呀,觉得很高兴,觉得做那个很难做的东西,中山装,西装,一做出来,别人穿出去很漂亮,很合体的话,成就感很强的。”刘佩兰说。

 

靠着这门手艺,她把自己的腿治好,腰直起来了,能够行走了,让人生有了更多的可能。后来她来了资兴,在这里成了家,生了孩子。不幸的是,孩子年幼时,丈夫因病去世,刘佩兰又是靠着这手艺,让孩子明白,有手艺就不怕没饭吃,靠自己才会有尊严的生活。“我就记得我儿子回来跟我说过这句话,他说妈妈我在汽车上手脚都受伤了,就在汽车上讨钱,妈妈,你都不带我去讨钱喔,我说我不去讨钱,我们自己努力,你去讨钱,就觉得自己没有了尊严。”刘佩兰身体力行地为孩子树立了一个正确的榜样。

 

刘佩兰说,现在做裁缝的越来越少了,因为比起工业化生产的衣服,做一件衣服手工还要贵些,但市场需求还是有的,养家糊口还是可以。但自己年纪越来越大,眼睛也慢慢看不清了,身体更是越来越差,她有时想把这手艺无偿教给别人,可没人愿意学。刘佩兰告诉我们,她还曾经想把手艺教给家中的一个亲戚,但是也遭到了拒绝,“她就说我不学,这个很难学,我一辈子都学不会。”

 

现在这个时代什么都来得快,很少有人愿意学这些花时间的手艺了,刘佩兰说,这个是现实,但是她只要身体允许,就会坚持做,她喜欢自己做东西的这份精致,身上的衣服,儿子的枕套,都是自己做的。但她说,缝纫这这门手艺,自己却真的不敢说精通了,要做到老,学到老。“你要学会做一件衣服,容易,但是你要做好每一件衣服, 那就真的要功夫,要有耐心,要吃得苦。”

 

刘佩兰告诉记者,她永远记得,父亲在过世前为自己准备的第一台缝纫机,她永远感激母亲,逼着自己学了缝纫这门手艺,她知道,这背后饱含了父母对她的爱。而今,她也是靠着这手艺,一天天一针针一线线缝着,传递着她对儿子的那份爱。手艺不仅仅是一门技术,更是爱的语言,爱的传承!

[编辑:龙志飞 欧文君(实习)]